你的位置:主页 > 香港四不象生肖图 >

化学天才刘招华:制毒31吨在逃9年抓小偷上电视后还挑衅警察

发布时间: 2022-02-01?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1996年,西安交大化学系一名70多岁的退休教授接待了一个困惑的男子。该男子称自己正在研制一种减肥药,在最后的结晶环节一直琢磨不透,特来求教高人,还奉上了一袋自制的半成品。

  教授查阅了有关资料,认为他带来的东西的确是制作减肥药的一种成分。于是在之后的一个多月里,老教授在简陋的实验室里,毫无保留地传授了自己在结晶方面的知识技术。

  此时的教授却不知道,这个看似“虚心好学”的年轻人,后来没有把他传授的技术用于制药,而是制造了一起惊天大案。

  1999年11月4日,警方在广州郊区某仓库缴获了大量,这批毒品共计554箱,11.08吨,动用了一个排的警力才全部搬出,其体量相当于全球查获总量的两倍,市值55亿美元。

  更让人瞠目的是,这批经化学分析,纯度高达99%,且不含麻黄素。这种“低成本、高纯度”的合成技术,放眼全球独一无二。警方由此马上联想到了一个已经消失在他们视线两年之久的重大嫌疑人,一个天才型的“制毒高手”——刘招华。

  刘家有四个子女,家境贫寒,一家人全靠刘父做豆腐维生。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刘招华从小给街坊们留下的印象是聪明好学、很懂事。

  在学校里,刘招华是有名的尖子生,不仅成绩优异,而且在化学方面天赋过人,曾获全省化学竞赛二等奖。

  如果沿着这样的人生轨迹走下去,刘招华大概会在不久的将来通过读书改变命运。

  遗憾的是,刘招华12岁那年,父亲去世了,家庭重担全部压在了病弱的母亲身上。四年后,由于家里属实困难,还没上完高中的刘招华被迫辍学。那是他第一次迫切地渴望有朝一日出人头地,成为一个有钱人。

  为了逆天改命,刘招华走的第一条路是应征入伍,成为福州边防支队的一名士兵。

  在部队里,刘招华聪明机敏,又肯吃苦,很快当上了排长。期间,他处了一个对象,对方是福建师范大学的女学生。两人相约两年后成婚。

  爱情事业双丰收,眼看刘招华的苦难人生就要迎来春天,可中间却出现了一段插曲。

  1989年,刘招华在担任司务长期间,因做账时贪污公款145.15元,被记过处分。不可思议的是,这桩贪污的公案,其实是刘招华自己策划的。一切还要从他23岁那年的“奇遇”说起。

  1988年3月,刘招华在执行一次保卫任务中,结识了台北地检署副署长陈道中,相处甚欢的两人有了私交。

  谈话间,当陈道中了解到刘招华是迫于生计才出来当兵的苦寒子弟,渴望发家却无门路时,世故老练的他给刘招华介绍了一种东西——安非他命,也就是。

  这是一款被美国FDA认可的,救胖子于水火之中的减肥药,同时也属于毒品,先后流行于美国、日本、台湾等地。

  有一天,陈道中神秘地拿出了一个铁皮盒告诉刘招华,那里边有100克麻黄素,是制造安非他命的原材料。出于对化学的热爱,刘招华买了两本化学方面的书和相关的实验器材,打开了这个“潘多拉的魔盒”。

  令陈道中没有想到的是,刘招华经过简单的自学,竟在短短几个小时内就制出了甲基安非他命,也就是早期的。

  出于虚荣心,刘招华将第一次合成的50克全部送给了陈道中,也从此在心里埋下了一颗罪恶的种子。

  自从那次“奇遇”之后,刘招华开始觉得部队收入太低,产生了转业出去挣大钱的想法。

  只是按照规定,干部服役需满15年才能转业,但是刘招华等不及了。于是他耍起了小聪明,故意贪污公款,让自己受到了行政处分,并趁机提出转业。

  提前退役后,刘招华被分配到老家福安的法院,当了一名法警。期间,他广交朋友,结识了形形色色的人,包括不少往返台湾和大陆之间做走私生意的台商。很快,他从中看出了致富的门道。

  1992年,刘招华在老家苏阳村盖起了三座厂房和一幢别墅,他开始打着“福建宏发塑胶有限公司”的招牌,明面上收购国外的废弃塑料,暗地里和一起开厂的台湾人走私龙骨酒、汽车等物品,获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随着生意越做越大,刘招华索性从法院辞职,正式当起了大老板。只是好景不长,他的塑料生意没做多久就被政策限制了,收入急剧下滑。而就在他为此惆怅之际,毒贩子陈文印找上了门。

  陈文印是刘招华当兵时认识的朋友,他知道刘招华交际广、门路多,便问他能不能搞到一些,他准备走私到台湾、日本进行贩卖。

  在当时的市面上,1克黄金的市价约100元,而1克的市价竟有160元,纯利高达3000%。巨额利润的诱惑,加上制毒成功的经验,让刘招华已是心痒难耐,觉得不干都对不起这一身“天赋”。

  在材料关上,当时制造的原料麻黄素在国内已经受到管制,很难采购。为了解决这个难题,刘招华投入了40万元人民币,在自己的别墅里开始了一系列科研攻关。他琢磨着要找到一种化学物质代替麻黄素。

  事实证明,刘招华确实是个化学天才。高中都没毕业的他只花了1年时间竟无师自通,成功研制出了用苯丙酮取代麻黄素制造的技术。这样制出的不仅原料可以随意购买,而且成本更低。

  唯一不足的是,在最后结晶环节出来的成品是粉末。这时刘招华想起了自己做生意时认识的一位西安教授,遂发生了文章开头那一幕。

  1996年5月,已经掌握结晶技术的刘招华很快制出了30公斤,他将一部分交给了陈文印并告诫他,务必和台湾人交易,千万不能在国内卖,福建查得严。

  但是赚钱心切的陈文印转手就将其中1公斤卖给了一个长乐人,结果出了问题。长乐人在偷渡时被警方抓获,供出了陈文印。7月5日,陈文印在警方布置的缉毒行动中落网。

  如果换作普通毒贩,这种情况肯定会立即出逃,但是当过法警,心理素质极强的刘招华却决定留下来观望形式。

  1996年11月26日,陈文印以贩卖毒品罪在一审中被判死刑。这个审判结果,震撼了当时就坐在旁听席上的主犯刘招华。

  12月31日这天,刘招华没有告知任何人,撇下了妻儿独自出逃。他预感到陈文印为了保命,很快会将他供出来。他的直觉十分准确。

  1997年1月9日凌晨,警方在陈文印提供的线索下,直捣刘招华的“冰”工厂,只是此时这里已人去楼空。

  除了一些来不及销毁的制毒设备外,警方只在这里发现了一张采购大量苯丙酮的发票。也是这个细节,让专家初步认定了刘招华制造的全新工艺。

  1997年3月,福建公安对刘招华发出了通缉令。但是在之后的两年里,刘招华却像人间蒸发般消失了。

  事实上,案发后,刘招华带着20万元现金去了距离福州77公里远的闽侯县雪峰寺。在雪峰寺待的5天里,他烧香拜佛,思考人生,却没有忏悔自己的罪行。相反,他在反思为何会东窗事发。

  从雪峰寺出来后,刘招华去了三亚躲避风头,期间还与一个湖南姑娘同居,生活十分逍遥。直到1997年11月,姑娘有了身孕,刘招华的钱也已挥霍一空,他便打发对方回了老家生子,自己则动身前往毒品重灾区广东普宁,寻找重新“出山”搞钱的机会。

  凭借一手独一无二的制毒技术,刘招华很快就与贩毒界的“前辈”陈炳锡接上了头,并得到了一笔370万的投资。

  在这笔资金的支持下,刘招华在短短两个月内产出1吨,获利上千万。但是此时的刘招华没有马上罢手,他有了更“宏伟”的目标,那就是建立一个每天能够生产出10吨的巨型工厂,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王国。

  1998年10月,刘招华拿着自己分得的1000万元利润开始大肆采购原材料。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他在宁夏银川的一间工厂里又制造出了30吨。

  1999年11月,陈炳锡存放在广州某仓库中的11.08吨还未来得及运出,被警方意外查获。事情败露后,两人只能分头逃跑。

  但是离开前,刘招华想起自己在还有20万块现金和一张毒品货运单在总统大酒店没有带走,便决定回去看看。

  在酒店门口,刘招华意识到了周围都是便衣警察,但是他没有马上逃走,而是跟着警方进了电梯。直到他看见警察按了自己房间所在的8楼,他才按了7楼,从楼梯溜走。

  考虑到警方一定会在城里的各大交通要道设下缉捕自己的关卡,刘招华就在总统大酒店附近的商店里买了一辆自行车。

  就这样,当警方在各个路段对全城的汽车进行严密排查时,刘招华则装作本地人,骑着车在广州市内从容穿行,花了3个小时骑出了城外。

  因为广州案实在闹得太大,刘招华决定带着500多万现金去青岛暂避风头。

  在当地,刘招华承包了10台福利彩票机,开始经营彩票业务。此时刘招华已经坐拥巨资,但还是忍不住要试试运气。说来也巧,连买几个月后,他竟中了一等奖,奖金一百多万。这让一向相信命运之说的刘招华觉得自己气数正旺,是时候东山再起了。

  当时全国正在搞大开发,刘招华决定也响应号召到西部去。这一次,他选择了广西桂林,因为算命先生说他命中缺木。

  到了桂林之后,刘招华以“李森青”的身份,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携带巨款,迫切渴望投资西部的富商,并很快就以投资商的身份跟桂林的一些领导和地方名流接触上了。

  不久后,刘招华成立了桂林森森科技有限公司。他在临桂县凤凰林场租下了两万四千多亩的林场,进行红豆杉的种植,宣称要在三年内完成总投资三亿元的项目。

  2003年下半年,刘招华又看中了临桂县古定村一个巨大的天然山洞,谎称要投资一亿三千万元,在这里开办一个洋葱精厂,而实际上是为再次开始秘密制毒做准备。

  从生活到事业,一切都是那么顺利,顺利到让刘招华觉得自己可以逍遥法外了,其行事却越来越高调。

  2003年2月6日,《桂林晚报》上刊登了一个中年男子勇斗家中三个窃贼的新闻。在新闻中,还有该男子在事后大摆英姿的照片,正是化名李森青的刘招华。该新闻一出,李森青在当地俨然就是个明星。

  不过,就在刘招华忙着要开始新一轮疯狂制毒行动时,与他合伙的陈炳锡在越南落网。随后,刘招华的犯罪事实也浮出了水面。

  2004年11月24日,公安部门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发布A级通缉令,对刘招华悬赏20万进行通缉,通缉令随后在各大媒体登出。

  巧合的是,就在电视上播出A级通缉令的那一刻,刘招华和几个当地商人正在桂林一家高档酒店吃饭。当电视上出现刘招华的照片时,还有人对刘招华笑着说:“你看,电视上那个人长得和你真像。”刘招华听后笑了笑,也点点头说:“是啊,是很像我。”

  因为刘招华的表现太过镇定,众人也都当了个笑料,没有起疑。但是刘招华立即意识到大事不妙。从酒店出来后,他当即驾车逃离。正如刘招华所料,电视台播出通缉令后不久,桂林警方就接到了群众对“李森青”的举报。

  当天,刘招华和一个同伙逃到广西阳朔镇,躲进了一个废弃雷达站的山洞里。随后刘招华又指示同伙将车原路开回桂林,并丢在桂林汽车站附近,再换乘公共汽车返回,以造成他已经坐车跑路的假象,麻痹警方。

  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刘招华和同伙就藏身在这个狭小的山洞中,以方便面和矿泉水度日。见警方始终没有找来,刘招华的自负心达到了空前的膨胀。他在这个废弃的山洞内外特意留下了“李森青到此一游”,“刘招华到此一游”的字样,挑衅警方。

  刘招华怎么也没想到,最后葬送自己的同样是自大二字。因为警方在和他交手的8年里,早已摸清了他的这一秉性。

  2005年初,当刘招华坚信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决定躲回自己的第一次案发点——老家福安时,警方早已在这里为他备下了一副镣铐。

  2005年3月5日凌晨5时,福建警方在福安的一处民房中将整整在逃9年的刘招华抓获归案。

  2006年6月26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刘招华案件进行了公开审理。只是到了这一步,刘招华还在为自己的罪行掩饰和狡辩,而他的思维逻辑和解释也让人听来荒诞不经。

  他说:“我的毒品不给国内人消费,只给国外人消费。人家曾经用鸦片打开中国的大门,我也应该用打开他们的大门。”

  2006年6月26日,广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刘招华死刑。2009年9月15日,44岁的刘招华被执行注射死刑,结束了这罪恶又荒唐的一生。

  有人曾评价说他这一生很“酷”,但却很少有人能感受到那些被他伤害过的人,一生所要受的“苦”。

  在阅读中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更多名人轶事,文学解读,欢迎关注我的账号@晓读夜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